冤家 Enemy [特工AU.潜龙番外.] (1)

Notes: 这篇是《冤家》的番外。但文中并无cp;即使你觉得有,那也是偏亲情向的高文/潜龙。所以请放心阅读。

  作为一个特工,应该从轻上路,以提高执行任务的效率,不该往行李箱中丢进些无关的东西。
  但潜龙一直将两样“无关的”东西放在行李箱中:一封信和一张相片。
  它们保存在潜龙手中有20多年了。

   1940s · G国 · 某个“生命之源”家园
  “救救我的孩子…”躺在床上的金发女子向医生恳求。
  “我…只能救一个。”医生回答。
  “两个孩子…救救我的两个孩子!”
  “我只能救一个!”医生喊着。他不是什么救世主,他是个人,虽然他有着一颗善良的心,但他也有生存的本能:他不可能冒如此大的风险向上级谎报出生儿童的数目,那会惹来杀身之祸。
  眼泪在那位母亲的眼眶中打转,她抿着嘴,别过头,似乎已绝望地向这残酷的事实妥协。
*
  医生向上级的报告:一个死胎,一个患有白化病的新生儿。
*
  之后医生逃跑了,带走了一个“死亡了的”孩子,另一个孩子“被处理掉了”。

  童年时期的潜龙绝不是一个活泼的孩子。
  在其他孩子开心地在阳光下捉迷藏时,他只能待在阴暗的室内;在其他孩子开心地在阳光下为花儿浇水时,他只能待在阴暗的室内… 其他孩子能在阳光下做的事,他不能。
  因为潜龙是个白化病患者。阳光,是他的敌人,不是朋友。
  他常常问高文医生,为什么他会得这样的病。
  高文对他回答:上帝在创造你时,忘记给你加点彩色颜料了。
  潜龙多么希望上帝不是一个健忘症。
*
  高文医生是潜龙在收容所为数不多的朋友。
  从他记事起,高文就一直在他身旁,教会他写字,为他买书,有时还会从室外带几株植物给他研究。
  在高文医生的陪伴时间里,潜龙有时候觉得待在室内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  但高文医生也有自己的工作,他更多的时候是待在收容所那件被铁皮门封得严实的实验室里。
  潜龙去过收容所里的所有房间,但唯独没去过实验室。
  直到有天晚上,睡不着觉的潜龙发现高文医生忘记把实验室的门关紧了。
  他悄悄地望进去,看见一堆他叫不出名字来的瓶瓶罐罐,那里的黑板写满了他看不懂的化学式,他唯一认出来的一个词就是“基因改造”。
  他靠在门后,发现实验室里还有另一个人,一个花白头发的中年男子,似乎在和高文医生谈着什么。
  正当潜龙想仔细听他们的谈话时,高文突然转过头,往潜龙方向看去。
  潜龙马上跑走了。
  “…那么根据你的推论…嘿,高文,你还在听吗?”
  “噢,抱歉,我忘记把门关上了…请等一下。”
  高文关上了门。他希望潜龙还不清楚他们正在做的事。
ps: 文中的“生命之源”源于纳粹德国的罪行:生命之源计划。具体可百度百科。

评论
热度 ( 5 )

© Osan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