冤家 Enemy [特工AU.潜龙番外.] (2) END


  “什么?他们已经来了吗?可是还有缺陷…好,好吧。我让那个孩子捎去药剂,但是你们得自己提取…”
  高文正对着听筒的另一方说话,清晨的时候潜龙就被叫到这里来。但高文不允许他碰实验室的任何东西,说是“如果你碰了它们的话,你就马上会到天堂,但是你再也不能和我见面,和我玩了。”于是潜龙只好乖乖坐在椅子上听他讲话。
  通话似乎结束了,高文转过身,不语,一脸沉重地看向桌上。潜龙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一个冷冻箱,里面有3根装了蓝色液体的试管。
  高文拿起其中一根试管,边把液体装入针筒,边对潜龙说:“潜龙,我有办法使你在阳光下生活,但这一过程可能会很…痛苦。你能接受么?”
  潜龙光是能看看在阳光下生长的植物就十分兴奋了,更别提是在阳光下生活。他立马跳起来回答:“我接受!我接受!”
  “不能反悔。”高文医生严肃地再提醒。
  “我不后悔!”潜龙喊道。
  高文立马把针筒扎在了潜龙的手臂上。
  -
  痛苦!
  头要炸裂了! 头皮撑不住了!
  皮肤好烫!要烧起来了!
  眼睛… 我什么也看不见了!
  我…
  -
  潜龙痛苦地嘶喊着,但很快就陷入昏迷。
  再次醒来时,潜龙不知怎么就躺在车上,另外头上还多了一顶与他年龄不相称的大帽子。而高文坐在一旁开车,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开车,潜龙此时十分地想呕吐,但他决定要先抱怨一下。
  “你给我注射了什么东西?!我感觉自己快要死…”
  “别发牢骚了!”高文突然刹车,他从车后座拿出一个箱子,把它塞到潜龙手里,看着他说:“保管好箱子!以后你就跟着烈巴男爵了。如果他要提取检测你的血液的话,那么让他提取…”
  “等等,烈巴男爵是谁?”
  “别问问题!疑问什么的你到时上船打开那个箱子后,你就明白了!别拿下帽子!到洗手间再拿下来!现在什么也别动!”高文激动地说完了一大段话,呼气,又立马启动汽车,驶向前方。
  潜龙打开车窗呕吐。

  他们来到了港口。港口那里只有一艘船。
  “快走。”高文催促。
  潜龙跑向船,但高文却站在原地。
  “你不走吗?”潜龙问。
  “我…我还得等人。你先上船。”高文医生回答。
  潜龙上船,看向高文,一辆车驶向他,从车内出来了两个个人:一个是潜龙在实验室看到的中年男子,另外一个戴着墨镜,不知道是谁。他们开始谈话,但因为隔得太远,潜龙听不到他们在讲什么。
  高文从口袋掏出剩下的两个试管,旋开盖子。墨镜男欲抢过试管,但高文迅速把它们抛进海里。
  突然那个中年男子掏出手枪,对着高文医生的头。
  “高文医生有危险!”潜龙正准备跑向高文,但被几个水手拦住,“放开我!”他挣扎着。
  “高文先生告诉我们必须保证你的安全,不准让你回去。”水手说道。
  “但高文医生…”
  “那个拿枪的人,目标是你,不是高文先生。但高文先生他愿意为了你而牺牲生命。”
  枪声响起。潜龙看着医生倒地。
  船渐渐远离小岛。
  潜龙的童年结束了。

  后来潜龙了解到了很多事。
  后来他才知道高文在战前就一直为有先天疾病的患者研究基因改造,直到那群法西斯将他抓走,强制高文为他们工作。
  后来他从医疗报告的复制件中才知道自己本该在襁褓中死亡,但高文医生救了他,虽然他无法拯救潜龙的另一个兄弟。
  后来他照镜时发现自己的头发变成了蓝色。烈巴男爵让手下查了他的血液后,告诉他:这是那药剂的副作用。
  后来他才意识到烈巴男爵其实也不是什么善类,他是一个情报头头,他将把各国秘密贩卖给那些Z盟的国家。
  但他很长一段时间都看不懂那封信里的方块字,以及照片上极像高文的男孩是谁。
  后来当他执行探明G盟的任务前,学习了Q国的语言,他才明白了那封信的含义:那是一个远离故国的父亲对自己孩子的忏悔。而照片上的人就是高文的儿子。
  潜龙似乎知道了高文医生当初为什么肯冒险救下他了:他无法再看着一个孩子从亲人身旁离去。
  -
  潜龙很幸运。
  他一开始执行探明Z盟任务,就遇到了一个Q国人。
  他希望能通过那名特工,将那封信物归原主。
 
——潜龙番外END——

评论
热度 ( 4 )

© Osan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