冤家 Enemy [特工AU.潜流.] (5)

(5)

  潜龙被撞击到墙上,剧烈的痛感从背部传来,他不禁发出了痛苦的哀嚎。

  “Fuc… 流星你搞什么鬼!”

  “你从哪里得到这张的!”流星一只手攥紧了那张相片,另一只手按住了潜龙的肩膀,怒吼着。

  “我…这是一个医生交给我的!”

  “医生?哪个医生?”

  “…”潜龙沉默。

  “怎么不说话了?你之前和我套近乎是不是有什么居心,哈?”流星冷笑,扔下照片,从衣袋掏出手枪,抵到潜龙的太阳穴。

  潜龙歪了一下头,半眯起眼睛,看着流星“…那你跟我说说照片里的是什么人?能让你看到后那么紧张。”潜龙没有回答,反而抛出了另一个问题。

  “…不关你事!但是你如果不好好解释这照片的来源…那就下地狱吧。”

  “…你不好奇我那奇怪的发色是怎么来的吗?”

  流星没想到潜龙会说这句话,实在让他摸不着头脑,但他还是回应了潜龙:“…不是染的吗?”

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“所以你到底要不要…”

  “那么我就从这发色开始,解释这相片的由来…话说,能不能找个舒服的位置解释?我的背部好疼…”

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“唉,好吧…”潜龙叹气,“当时…”

*

  “…所以你是想通过我将信交给照片上的人?也就是高迅?”流星收起枪,拾起相片和信。

  “对…”潜龙有气无力的回答,他终于从墙壁那解放了,放肆地摊在沙发上,一副疲惫的样子。

  “…好,我会想办法把它交给这个人的。呃,刚才…对不起了,把你折腾得这么…狼狈。”流星想了好久,才找到一个比较好的措辞。

  “你认识他吗?不是的话,为什么你刚才那么紧张?”潜龙坐正,恢复了特工应有的沉着冷静,向流星发问。

  “他…很像高文医生。在战争前,高文已是我们的一员,后来我们与他失去了联系。所以…刚才我看到好像高文童年时期的照片,还以为找到了联系的线索…结果不是。”

  流星撒了谎,他一眼就知道是高迅,但他怎么可以向对立阵营说那是他上级呢?他不得已只能用已故的高文作为挡箭牌了。

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不过误会解除了,没事了。我很高兴这封信很快要物归原主。”

  之后是一阵沉默。

  流星打破了死寂“…我可以摸一下你的头发吗?”

  “啥?!”潜龙几乎要从沙发上跳起来了。

  “我十分好奇基因改造的成果。”

  “我整个人都是成果啊…”

  “…难道你想让我对你动手动脚?”流星皱眉,一副嫌弃脸。

  “没有没有!!”潜龙大喊,然后叹气“好吧好吧,头发顺便摸。不过其他地方你想别碰!”

  流星走过来,坐在潜龙旁边,摸起了他的蓝色头发。

PS: 其实动手动脚那一句,我本来是想用“上下其手”这个词表达流星@$#%^的想法… 但后来我发现我犯了望文生义的错误,目前能想到的合适的词只有“动手动脚”这一中性词;如果各位有更好的想法,欢迎提出来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4 )

© Osan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