冤家 Enemy [特工AU.潜流.] (7)

(7)

  此后潜龙和流星有近3个月没有见到彼此。
  他们的再次见面是发生在第三国家的一次晚宴上。
*
  “…您可以帮助我们国家修建基础设施,我们公司为你们提供矿产资源。您认为如何?”潜龙此时伪装成Y国的企业家,跟E国一位领导人讲话。他因任务需要而戴上了黑色假发。
  流星以外宾的身份参加了这次晚宴。他本来正享受着美酒,看到潜龙的时候,很是吃惊: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。不过他很快又恢复了专业素养,马上拔腿靠近,窃听他们的谈话。
  E国领导人点点头,“嗯,听起来是个双赢的计划。具体细节你可以讲讲吗?”
  突然,潜龙看到急冲冲向他走来的流星,他向前跨了几步,转了个身,面向E国领导人,也面向迎面而来的流星,微笑着对那位领导人说:“我很乐意跟您讲,但似乎有位不速之客想来捣乱我们。”然后手指指向流星。
  领导人立马转身,看到看到了流星,他挥了挥手,示意两边的保镖;保镖立马走到领导人身后,护送潜龙和E国领导人走向上面的楼层。
  流星也不甘示弱,他转回原路,打开通讯器:“疾电,看到E国领导人了吗?好,他旁边有个扎头发的黑发男子,是Z盟的特工。我们要调查他此行的目的。他们正向你走去,想办法跟上他们!”
  “那你呢?”疾电整了整自己的领结,把窃听器藏进推车。他在这次晚宴中假扮成服务员。
  “我从窗户进去。”流星跑到了建筑外。
  “但…”疾电还未说完,对方就掐掉了通讯。
  “…这人精力也太过旺盛了吧…”疾电吐槽。然后他收起了通讯器,看着那名Z盟特工和E国领导人走来。
  当他们走了一段路后,疾电推着服务推车,走向他们的会议室。
  *
  [Why does the sun go on shinning…]唱片在留声机的唱针下旋转发声。
  “没想到您喜欢听A国的歌…”潜龙发出了评论。
  “哈,其实我曾在A国生活过一段时间,也喜欢上了当地的风土人情,那是个有趣的国家。可惜他们太爱 立什么阵营了,实在要不得。”E国领导人说道。
  “确实如此…”
  “说话你知道这是A国的歌,那你是不是也喜欢这位歌手的歌曲呢?”那位领导人突然发问。
  “是的,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。它让我感受到了在两个阵营的阴影下,人们无力的应对感。”
  “哈!跟我想到一块了!”那位领导人拍了拍潜龙的肩膀,“正是如此,我们第三世界更应该团结一致!那么你的详细想法是…”
  “不准进去!”一位保镖大喊,打断了那位领导人的话。
  “我只是个端茶送水的服务员!我在尽我的职责!”疾电喊道。
  “你们退下!让那位服务员进来!”
  “你好,需要什么服务吗?”疾电推着服务车走进来。
  “噢,给这位年轻人端上酒。”
  疾电不急不慌地倒着酒,听着他们谈话;但他还是希望流星早点过来,因为,他呆在这个房间的时间越长,就越会引起嫌疑。
  …
  “…目前我们的国家还需要一些资源进行核实验,我希望你们能有充足的准备。”
  “可以。不过,我想…哦,谢谢。”潜龙喝了一口酒,他想更进一步套出对方的消息时,他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。
  […Don't they know it's the end of the world…]
  流星从窗户冲进来,手持双枪,将保镖们搁倒在地。
  领导人见状慌忙逃走,潜龙突然伸手抓住对方的腿,对方立马摔倒在地。
  流星走向潜龙,枪口对准潜龙的额头。
  潜龙瞪大眼睛看着流星。
  疾电立马跑向前阻止流星,“停下,流星!你不能杀…”
  […It ended when you said goodbye.] 
  流星还是开枪了。
  但他把枪口指向了潜龙的肩膀。
  潜龙松开了手。
  那名领导人趁机逃跑了。
  PS: 文中出现的歌曲是Skeeter Davis的The End of The World。一首产生于冷战背景下的美国歌曲。我将其插用至文中是尝试营造一种紧张的氛围。歌曲详情可百度。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Osan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