冤家 Enemy [特工AU.潜流.] (12)

(12)
Notes: 终于下周前更新了…我个人认为,白龙是十分病态的。你看他在预告中的形象,白色头发,血色眼睛,以及被特效摧残得白白白的肤色(不 这特征让他看起来就像个白化病患者啊!于是在这篇文章中,我就尝试去描写他的阴暗性格。
——正文——
  潜龙看到了一片虚无。
  那是未经漆染的天花板。
  他想活动他的筋骨。但却发现自己的四肢被锁住。
  他扭动他的头部,观察四周。
  发现那个白色头发的“自己”在流星耳边喃喃着什么。
  看来那人还没注意到自己醒了。潜龙想着。或许自己可以利用这点来...
  对方掏出了一把刀,刀尖对向流星的心脏。
  潜龙来不及考虑更多了。他嘶喊着:“放开流星!”
  对方缓缓地转过身,脸上似乎带着一丝惊讶。
  “你醒了?这么快…看来下次我得给基因改造者下更多的剂量了。”
  “等等,难道还有其他的基因改造者?”
  “可不是吗?当年Z盟不会白白接纳你这个德国孤儿的,我的傻兄弟!他们是想以你为蓝本,制造出更多的超级特工!”
*
  “实验怎么样了?”烈巴男爵问。
  “结果不理想。孩子们不是畸形,就是早亡... ”实验人员隔着玻璃墙,看着那些孩子们,摇头。
  “Fxck! ”男爵一拳砸在玻璃上,“难道只能在儿童身上实验了吗?没有其他人选?”
  “是的,看来潜龙会是这类实验的孤本了。如果其他国家的进度没有那么快的话... ”
*
  一阵沉默。
  “怎么了,受到冲击了哼?看来你比我想象得还要不堪一击。”白龙冷笑。
  “不是... 为什么我会有一个亲兄弟,并且是在这个时候相认... 我很困惑。”
  “嗯... 一言难尽!我们到时再说吧!现在我还有要紧事做呢!让我看看那个G盟特工脑子里藏着什么吧!”白龙转身,提起刀。
  “No!!! ”
  突然,白龙停止了动作,他僵硬在那里。刀迟迟没有落到流星身上。
  潜龙发现——流星已经用自己的特制钥匙挣脱解开了枷锁。他握紧了白发男子的手。那把刀就这么停在半空。
  白龙瞪着流星。
  “潜龙!快来帮... ”
  白龙趁着流星说话,抬起膝盖,撞击对方。流星因疼痛松开了手。白龙立马把刀刺向流星。流星一个转身,避开了刀。不过白龙也是眼疾手快,瞬间调整了手势,刀刃对准流星。
  潜龙很想起身帮流星。可他并没有像流星那样的十全准备,用什么自制工具去解开枷锁。他更多时候都是靠临场发挥。这下他可吃了苦头。
  难道自己还要再次感受伙伴离开的痛苦吗?
  潜龙很不甘心,他怒吼,四肢绷紧,向上用力。他知道自己是基因改造的产物,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有那样的力量去解脱这一束缚,他只能去尝试。
  一阵金属裂开的声音。
  白龙转过头,愣住了——那些铁环正在被撕裂!
  流星隔着潜龙几米远,都能感受到潜龙那令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力量,他不禁张大了嘴巴。
  但流星很快又意识到这是一个逃脱的好机会:白龙因为潜龙分神了。流星一个拳头砸向白龙的脸,以分散注意力;另一只手猛力夺过对方手中的刀,调整方向,把它对准敌方。
  白龙被打得不轻——他掉了几颗牙齿,血液不断地从他口中流出,这和他苍白的脸形成惨烈的对比。
  流星已经跑向了潜龙,他拿出自己的特制钥匙为潜龙解锁,但似乎太紧张了,钥匙总是对不准钥匙口。
  “抱歉,我总是弄不好…”流星说道。
  “没… 流星,小心!”潜龙头部前倾 喊道。
  流星转身,只见白龙低着头靠近。流星困惑地看着他,欲掏出自带的枪,但他发现他怎么也找不到了。他紧闭双唇,一脸愤怒地看着白龙,握紧了刀。
  “为了安全,禁止携带枪支弹药进入医疗室。”白龙冷冷地说着。
  突然,一根医疗针插到流星的腰部。
  流星把手移到针扎的地方,然后把针扯出,扔到一边。
  这人怎么玩这么下三滥的把戏,还是没效果的那种。流星想着,他举起刀。
  但他发现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:他的视线逐渐模糊,他感觉自己的步伐逐渐不受控制…
  白龙一只手抹走嘴角的血迹,俯视着流星四肢逐渐失控,最后缓缓倒地的样子。
  白龙蹲下,拿回了他的刀,起身,转头,把刀对准了自己的亲兄弟。
  “你太强了,潜龙。我不得不先杀了你。”白龙摇头,一脸悲伤地看着他,“曾经我是多么希望能有一个伴,一起分享苦乐。”但潜龙丝毫不理会对方,仍奋力挣脱着。
  “但是现在… 我们又得分别了,我的亲人。”刀刺向潜龙,白龙闭上了眼睛。 
  潜龙握住了那把刀。

评论

© Osan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