冤家 Enemy [特工AU.潜流.] (16)

(16)

  Notes: 本章的字数很多。本想分割为两章,但为了剧情的连贯性,我决定还是不那么做。希望各位可以耐心看完本章。另外欢迎捉虫。

——正文——

  潜龙很喜欢游乐园。

  但这不是说他喜欢玩那些新奇、刺激的游乐设施。其实,潜龙去游乐园是去看人。

  他常常观察那些带着孩子的父母,或者是情侣,抑或是几个结伴而行的学生… 

  当潜龙看到,灿烂的笑容浮在那些玩过游乐设施后的人的脸上时,就仿佛有一条暖流,汇入到他的心里。

  这能让他暂时躲开现实那冰冷棱角,卧在游乐园营造的梦幻暖床。

  潜龙曾幻想有一天,有人能和他一起在游乐园玩个畅快淋漓。但现在那个合适的人已经不愿再见到他…

  他闭上了眼睛,把自己慢慢沉入心底… 

*

  流星紧紧握着母亲的手,拥挤的集市让他感到害怕,害怕一不小心就被如潮的人群冲散他和母亲,最后只剩下孤零零的自己。

  集市上,有各式各样的东西,自然也有各种各样的人。

  比如,眼前这位看起来比他还年轻的乞丐儿。

  那个小乞丐浑身脏兮兮的,从头脏到脚。唯有那对眼睛,无比澄澈,但似乎带上了一丝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哀伤。

  “夫人,行行好,给点钱吧… 吃的也行… ”那个小孩有气无力的说道,向流星母亲捧起那个看起来被磕碰很多次的碗。

  流星抬头看向他母亲。母亲没有拿钱给那小孩,也没有掏出刚买的热包子;相反,她蹲下来,看着那个小男孩,问道:“孩子,你会做什么?”

  “什么?”那个小乞丐似乎有点不知所措。

  “你得干活,我才给你钱,或者吃的。你有什么才能吗?”

  “我… 唱歌可以吗?”那个男孩不停地抓着碗。

  “可以呀。”

  “小,小白菜呀,地里黄呀… ”那个孩子唱了一曲小白菜。

  说实话,流星听后觉得那个男孩唱得实在不怎么样,甚至还有点跑调。

  不过母亲还是给了那个男孩一个包子,并且是最大的一个肉包。

  在回家的路上,流星问道:“妈妈,为什么你不直接给那个男孩包子呢?再说了他唱得并不好听。”

  母亲停下了脚步,看向流星,“因为我不能那样不求回报的施舍,这只会让那个男孩变得任性;如果我像你说的那么做,那么下次他见到我,就会理直气壮地向我讨东西。”

  流星似乎明白了一些,但他还是很困惑:“那么… 妈妈,我们俩也是这样吗?我是不是也得为你做些什么?”

  “不,那不一样。流星。”母亲用手揉了揉流星的头发,“对于那个小乞丐,我只有同情。对于你… ”

  “你爱我?”流星抢着说。

  “你说得太直白啦!”她捏了下流星的鼻子,“不过… 确实如此。”

  “你和爸爸也是这样吗?”

  “是啊,是的。”流星看到了母亲眼角浮起的笑纹,“对了,孩子。如果… 你以后遇到一个不计回报还帮助着你的人,那么,那个人很可能爱着你。”

*

  流星不知怎的想起了和他母亲逛集市的经历,说起来那还算不上是他和家人相处的最深刻的记忆。

  但他就是这么想起来了,还是在这个时候想起的。就好像它是个定时准确的闹钟。

  难道潜龙…?不可能。他们之间最多只能称兄道弟。流星停止了这个思考方向,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事上,他得赶快把消息告诉潜龙。

*

  “睡得香吗?”

  “… 什么?”潜龙感觉自己睁不开眼睛。

  “你很乐于助人,甚至是对于敌人。我没说错吧,潜龙?”烈巴男爵说道。

  “等会!为什么我会在…啊——! ”

  “先回答我!潜龙!”烈巴男爵猛踹潜龙的腹部,潜龙口吐胃液。

  “咳咳… 他曾经是合作伙伴… ”潜龙抬起头,无力地呼气。

  “但现在不是了,你应该很清楚这点才对。可是我怎么觉得你明知故犯呢?”

  “我… ”

  “烈巴男爵,有一群东D国来的人来找… ”66突然冲进审讯室。

  “那群共产分子是怎么进来的? ”男爵大吼,“你是瞎了还是怎么回事?竟然让敌人… ”

  “因为他们给了我这个。”66递给烈巴男爵一张纸。

  烈巴男爵扯过那张纸,一开始瞄了一眼,但他似乎很快转变了态度。潜龙觉得烈巴男爵快要把这张纸给瞪穿了,然后他发现男爵转头看了他一眼,最后小声地对66说了些什么。

  “看好这小子,黑帝。”男爵起身,离开审讯室。

  黑帝从房间的阴暗一角走出来,站在灯前,阴影打在潜龙身上。

  “嘿,蓝毛小子。我很想知道… 为什么你会帮助那个G盟特工?你… 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吗?”

  潜龙看着黑帝,紧握拳头,没有回答。

  “嗯哼?不想回答?好吧,那我让你再睡一会儿。”只见黑帝不知从哪掏出一把注射针。

  “什… ”潜龙还没说完,就歪头昏了过去。

  “OK,这个剂量估计可以让你安分一些了。”

  “有必要这么做吗?浪费药物。”盖世太保问道,“我觉得多踹他几下就可以了。”

  “你看见绑他手的绳子了吗?”

  盖世太保走近观察,“这… 真是吓人。”

  “所以我得用麻醉剂。”黑帝摆手。

  只见那绳子已经几近扯裂,只剩几根纤维还在苟延残喘地相连。

*

  “潜龙,这里是流星。收到请报告!收到请报告!”

  一片安静。

  “… 潜龙!这里是流星。收到请报告!收到请报告!”

  通讯器另一端没有传来任何声音。

  流星一只手支撑头部,另一只手握着通讯器,他看着通讯器,叹气:看来潜龙是不会理他了。

  “还行,”流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把通讯器晾在一旁,“至少… 他不会受到我这边的威胁了。可喜可贺。”他自言自语着,还摆出了一个微笑。

  但他觉得自己... 并不开心。流星觉得自己有点想念潜龙了,哪怕是听到他的声音也好… 

  “潜龙收到!请回复!”

  流星咻地一下坐回到椅子上,一手抓过通讯器。“这里是流星,开启加密通道。”手指旋转按钮,调频。

  “… 已开启加密通道。”

  “听着潜龙,抱歉我之前对你说了那些话,可能你不会相信,我那么做是为了你安全… 总之,我们特务局现在要来抓你,你就尽可能减少与我见面的几率就是了,虽然我个人并不想这样… ”

  “为什么我们不能见面?”

  “你... 不介意我对你说了那些话?”

  “... 我怎么会介意呢?咱们可是朋友啊!”

  虽然流星很高兴潜龙不计较他了,但他觉得今天的潜龙... 有那么一丝奇怪?不过在那个时间点,他没有过多地去注意。

  “好吧,潜龙。因为你那不确定的超能力,我们局将对你实施处理行动,我也是其中的执行人。但... 在和你共事后,我觉得你并不像我们G盟所描述的Z盟人那样... 你知道的,就是尽可能地糟糕;当然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。我... 并不想希望你被抓。” 

  “我... 很感谢你,流星。那... 保重了。”

  “再见,潜龙。”流星关闭了通讯。

  花王靠在门外的墙上,听着从窃听器传来的声音。

*

  “看来你的冤家... ”白龙抽下挂在脖子上的变声器,手握着潜龙的通讯器。突然,他凑近潜龙,“不,不能说是冤家( Enemy )了,你们应该是... 同党!( You two are in the same boat!) ”

  潜龙身上穿着约束衣,嘴里被塞了个扩口器。他什么动作都做不出来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只能干瞪着白龙。

  “ 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去抓那个G盟特工。”烈巴男爵说道。

  “是啊,” 白龙转身,“ 不过我们得杀鸡儆猴,先让别人知道我们不好惹。”

  “ ... 我会负责这次抓捕行动。”

  “ 您真是个守信用的人,烈巴男爵。看来您懂得怎么叫做遵规守矩了呢。” 白龙眯起眼睛,笑看烈巴男爵。

  010持枪上前,“烈巴男爵,让我来收... ”

  男爵伸手挡住010,“ 不能坏了协议,010。您说到做到。是吧,白龙先生?”

  “当然,烈巴男爵。您很快会拥有一支超人军队的,只要我们能好好合作。”

 

PS: 

  1. Enemy 的中文常翻译为“敌人”,在本文中明指潜流两人是敌人(因为双方各来自不同的联盟)。中文里“冤家” 可以指敌人,但也可是情侣的昵称。我就以这个中文词解释潜流两人亦敌亦友的关系。

  2. You two are in the same boat. “你们俩站在同一条船上了。” 就是两人站在同一立场。  

评论 ( 1 )
热度 ( 2 )

© Osan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