断片 Fragment (1) - (2)

Re-editing prologue: 这是之前发布在贴吧的一篇文章,但我对先前的版本不满意,于是再编辑,使这篇文更易读。cp见tag。

Summary: 这是发生在另一条时间上的, 他找回记忆的故事.

Notes: 文力挑战。第一次写8000左右的文章…目前只Beta了两次,欢迎捉虫。

=正文开始=

(1)

“我失眠了…”

“呃…睡前数一下绵羊试试?”

*

他最近总是很没来由地想起某个人

有时是在街边摊吃饭的时候想起;有时是在睡梦中想起;甚至有时在照镜子时,明明看到的是自己的脸,但脑海映出的人却是那个人的脸…几乎每时每刻他都能想起那个人。

然而那个人不是他的挚爱,亦非他的死敌。其实他根本不知道那个人是谁。但每次想起的时候,自己站在璀璨的东方明珠下,而对方在熙熙攘攘人群中,对着他笑。

他认为他见过… 不,不存在见过这一说,是他想象过的最美好的笑容。

但是这笑容并不能解答他的疑惑。

他曾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ADD(英文缩写,即注意缺陷障碍),但专业的医生告诉他:“你没得这个病。”

他困扰得失眠了。

*

“你的方法没有效果。”

“好吧,或许你应该放空心思?试着不想任何事,就只是单纯地躺在床上?”

*

他曾尝试不去想,但每次都失败,似乎有关那个人的片段是他本人不可缺少的部分。

他亦尝试过去寻找,请了画师,向画师描述那个人的样貌。他看了画师的画,没错就是长这样。然后将它上传至网络,希望能有回复。但这似乎如石沉大海,终不见结果。

*

“我试过了,没用。”

“那我可真帮不了你了,毕竟我也不是什么专业的人。”艾姆回答。

“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提的建议。”

*

有时你心心念念的的事物,总在你不注意的时候来到你身边。他最近确实领略到了这句话的含义。

他已经放弃寻找了,但

[您的帖子收到一个回复。]

他打开查看。

“我见过这个人,他是我们医院的病人。”

“哪个医院?”他回复。

几分钟后他收到了私信,私信里面是医院地址。

*

他到了医院,向护士询问。护士告诉了他那个人所在的病房。

冰冷的病房里只有一个人。

是的,是那个人,静静地躺在病床上,样貌和脑海中的片段一模一样。看样子是在睡觉。

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箱子。那个箱子…

他或许知道那个人是谁了。

(2)

“你们对我的记忆做了什么?”

“我,我发誓,我们没有这个意愿!即,即使,有的话我们也不可能存在这么久!”记忆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心惊胆战地回答。

他松开了抓住工作人员的手,似乎陷入迷惘。那名工作人员松了口气,坐正,“其实除了一些特别的罪犯,我们局里所保存的记忆是经过当事人允许的。”

“那么我是否曾在此保存记忆?”

“我查查…有。”

“那我可以拿回来吗?”他似乎很激动。

“我需要评估你近期的社会活动。没什么大碍的话,这一个月里你就可以拿回了。”

“太久了,再快些。”

“不行,我们局…”

“给你100信用点,办快点。”

“我们是不吃这一…”

300。”

“…我会考虑的。”

*

“查找高迅博士的信息。”

[高迅,超智能足球第二代总设计师。是著名观点“具有感情的AI可降低反社会率”的提出人,第8代超智能球员的设计师,第7代球员的推广者…]

“他最近一次出现在公共场合是在什么时候?”

[5年3个月前。]

“等等…为什么没有他的照片?”

[无搜索结果。]

“再次搜索。”

[无搜索结果。]

他收起了电脑。

*

“嘿,你是高迅的朋友吗?”

“算是吧…”

“之前他刚住院时我没见到过你,你的名字是?”

他说出了自己的名字。

“其实…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国外。最近回来后才知道这件事…我真的感到很惭愧。”

“别自责,真的。高迅的伤是车祸造成的。但是我们至今找不到那位肇事司机…他害得高迅后生只能躺在床上,再也没有让他回到他所热爱的事业的机会…,如果找到那个家伙的话,我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。”

“是啊…他罪有应得。”

“你能帮我照顾他吗?他的亲人不是离他而去,就是远在国外。就剩我和另外两个挚友一起轮流照顾他。其实我们三个人越来越吃不消了…如果你能帮我照顾他的话,我会很感激的。”

“当然可以。其实我最近这几天可以天天过来。”

“是吗,非常谢谢你!那我先去上班了,明天再见!”

那位女士走出了病房。

他蹲在病床旁,他不自主地伸出手,将病人额头上的头发往上撩开,看着那个人安详地躺着。

他和高迅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?他不停地问自己。自己竟然会不知道这位改变世界的科学家。

*

“很抱歉先生,我们无法返还您的记忆…”

“什么?!我不是给过你信用点了么?”

“是的没错。但…”

“但什么?”

“…您的记忆是通过行政手段保存的。”

“我的记忆…是被政府封锁的?”

“是的。”

他感觉自己心口又压了一块石头。

*

他翻出放在储物柜里的箱子,那是第六代超智能球员的版本。他记得,在医院,高迅也有一个箱子,不过是第七代的。他感到困惑,自己明明不会玩超智能足球,为什么自己家里却…以及高迅的球员是第7代而不是最新的第8代。

他决定打开箱子。

或许那个小机器人能给他带来线索。

*

[TMB-Z52,请到局长室报道。]

TMB-Z52到了总指挥处。

“这个月内,有个人向我们局申请了记忆归还,编号是ES20301225。这是你受理的吗?”

TMB-Z52看了局长递过来的文件。“是的,是我受理的。”

“请签名。”局长递给了他另一份文件。

“不…不!删除我的记忆?可是我只不过是和那人谈了一下啊!”

“切确地讲,是调离你的记忆并保存至数据库。另外,你还受贿。如果你不想炒鱿鱼的话,签名。”总指挥双手抱胸,身体向前,盯着TMB-Z52。

“好…反正待会我也记不得了,您是否能说一下,这个人因为什么而被封存记忆吗?”

一个本来会改变历史进程的事件。好了,TMB-M34,带他去处理部。”

*

“这是我第6次和你解释了,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啊?!”

他看着那个小机器人,但他却没有一丝关于这个小球员的记忆。

那个小机器人叉着腰,叹气,似乎有点悲伤地看着他:“我…我是你训练出来的球员,你真的不认识我?”

“不认识。”

“你该不会连高迅也不认识吧?”

“我不认识…为什么你突然提起他?”

你们是情侣啊。

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。

评论
热度 ( 8 )

© Osan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