断片 Fragment (3) - (4)

(3)

“对不起,先生。我查找不到您的记录。”

“我不是这个月还向你过提交申请吗?还给了你信用点!你怎么会…”

“我能保证,这是我与您的第一次见面。”

看来有人不愿意让他知道事情的真相。

他径直向大楼深处走去。

“那是禁区!未经许可不得进入!喂,保安,快来拦一下!”

*

“安全局向我发来了警告。你再敢这样的话,你别想从我这里继承一厘一毫!”

“我…我非常需要知道事情的真相。这将关乎我的一生…”

“比安全更重要吗?”

“您更愿意相信那些谎话连篇的人吗?”

“至少我们能活下去。”

“好吧再见。”

“等下。你得知道,有时无知即是财富。”他父亲突然说道。

“我对此表示否定。”他按下了结束键。

[通话结束]

*

“你有什么认识的…第7代球员吗?”

“有。在高迅那里。”

“如果我想见那个球员的话怎么办?”

“需要高迅使用身份卡打开战箱。”

“如果高迅他昏迷的话呢?”

“等等,他昏迷了?什么情况?现在是几几年?”

“先回答我的问题好吗。之后我会和你解释的。”

“那你必须得拿到他的身份卡。因为没有其他办法了。”

*

“如果…两人有着共同的记忆,那么其中一人的记忆是否可以复制到另一方上?”

“理论可以。但是两人的情感反映是不同的,即使很细微,但也不能排除复制后对脑部伤害的几率。”

“你能帮我转移一个人的记忆到我身上吗?”

“我可不想这么冒这么大的险。别找我,去找黑市那些贪财的庸医。”

他转身就走。

”等等等等等一下!你是认真的?在我印象中你可不是这样一个莽撞的人…”

“其实我向你求助是下下策…我真的是没其他办法了。”

“好吧。你的要求是?”

“复制那个人记忆中有关我的那一部分。”

*

“这是我做过的最危险的一次记忆转移。”

此时医院已闭院。他躺在另外一张空床上,记忆调离师站在中间,调试着仪器。高迅躺在那里,而他头上戴着插满了密密麻麻电线的头盔。

“所以不论事成不成,你都得付钱。现在反悔还来得及。”

“不反悔。为了防止我做完记忆复制后疯了还是怎么的…你先拿钱吧。取款地址在这。”他从裤袋中掏出一张纸条,递给记忆调离师。

“豪爽的买家!当然我也很厉害,毕竟这么危险的…”

“对我来讲你只不过是一个投机主义者。”

“随你怎么说吧!我要开始转移记忆了!”

“大猩猩” 

拖鞋

“我才是总领队”

你要去维也纳?!

“世界大赛上再会!”

以及

一枚戒指

“我愿意。”

[砰——]

血液

奥尼觉得自己的脸上应该挂满了泪珠。

“我的老天!你还好吗?怎么哭得跟花猫一样…”

“我…我还好。”他抹去模糊双眼的泪水,站起来,扶着墙,走出病房。

“我还有很重要的事必须去完成。”

“喂,你身体还没稳定下来呢!别让我用强制…”

“对不起,我只付了你转移记忆的钱,善后的钱,我可付不起了。”

“好,”记忆调离师叉起腰,低了一下头,又抬起来,带着无奈而有点恼怒的眼光,用手指指着他“亏我还把你当朋友,以后身体坏了别来找我。”

“我可没料想到,你竟然认为我是你的朋友…总之,谢谢。”

“一路顺风!”

(4)

奥尼乘坐轻轨,来到超智能足球总部。

大门前,一个博士模样的人对他说:“你就是高迅经常提起的人吧?你终于来了。”

他想发问,但对方似乎知道他要做什么,比了个让他停止的手势,然后说:

“我是高文。请跟我来。”

*

“那个…你不是已经…”

“别问。我们快没时间了。”高文面无表情地回答。

沉默。

“到了。这就是高迅的研究室。”

“…你不输入密码吗?”奥尼困惑地看着高文。

“我不知道他的密码。”

“那你带我来这里干嘛?!”

“因为高迅说过,他已经把密码告诉过你了。”

“奥尼,我要把研究室的密码告诉你。”

“为什么?好端端的说这个干吗…”

“唉,你要听我解释…虽然目前我们俩很安全,但是因为我的工作缘故,我不能保证以后会怎样…”

“你担心像你父亲那样的情况再次发生。”

“对,我需要一个我无比信任的人,一个可托付的人…那个人必须是你。”

“啊——我压力好大啊。”

“噗,你别开玩笑了哈。我有时候觉得你这张脸真的不适合开玩笑…”

“好吧好吧,那么密码是?”

高迅凑到奥尼耳边。

“密码就是…”

好的,自己是知道密码的人;可是为什么他还是那么紧张呢?

“想起来了吗?”

“我…”奥尼做了个深呼吸,呼气。

他按下了数字键。

“我们第一次合作比赛的那一天…”

他按下了字母键。

“我们两人的名字的首字母…”

他把手指放在了识别区上。

“以及你的指纹。”

门打开了。

*

房间里空荡荡的,除了一个巨型屏幕和一套办公桌椅外,别无他物。

高文博士启动屏幕。一个音频窗口弹出。

“这是高迅他…”

“仔细听。别发问。”

[2024年7月10号。嗨…我是高迅。奥尼,如果你看到这一视频,说明我肯定是倒下了…两年前我在开发一个全新的AI,是以离世的实体人类为蓝本制作的,我暂且称之为Humans,目前你能看到的,就是站在旁边的我父亲…我想通过制作他的AI,了解我父亲死亡的原因。

不过我这项研究是秘密进行的,本来不会有人知道…但是记忆管理局的局长史坦尼亚博士买通了安全局的一个特工,秘密监控我,了解到了我的研究,他很可能不久后会联系安全部关闭了我的实验室,将我的研究毁于一旦,甚至…

但是他们不知道我已经有了成果,我将AI藏了起来。只有你到了总部,这个AI才会出现,但是需要你去激活。我的父亲会告诉你一切的。“记得在檞寄生下亲吻我”]

[音频结束]

“等等我要怎么激活?!”

“高迅告诉过你。”

“我不知道…等会,‘檞寄生’ …是‘圣诞节’!”

[激活成功]

“我…你是奥尼?”

“是的,高文博士。”

“高迅他现在怎么样?”

“植物人。”

“我们得去一趟记忆管理局。”

“那我们岂不是羊入虎口吗?”

“对,但我想让我儿子回来,不希望他再因为我而废了自己的前途。我要去拿回高迅关于我的记忆。”

啪——

奥尼扇了高文一个耳光

”听着,我一直对你很不满。虽然说你是高迅的父亲,但是你的所作所为一直都没考虑过高迅的感受!

不论是强制把潜龙交给烈巴男爵,还是现在要把记忆夺回,你都没有设身处地为高迅着想过。他希望自己的父亲能理解他,但你从没有过!

虽然我不想高迅离开我,但是这是他的愿望,即使他不和我讲明,我仍会无条件地会支持他!因为我最大愿望是让他开心,而不是像你一样一直伤害他!”

高文低着头,默不作声。

”你想不想实现你儿子的愿望?”

“你认为我要怎么做?”高文抬起头。

“不是我要怎么做,而是你想怎么办。”

评论
热度 ( 6 )

© Osan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