断片 Fragment (5) - (6)

PS: 其实按照西方的姓名制度,“简·奥尼”中的“奥尼”是姓,而“简”是其名字; 如此看来 片中人物常以其姓氏来称呼他。但在官方提供的英文资料中,奥尼的称呼是Shawn,但这是一个名字,而非姓氏。(这个算官方bug了吧…)所以我认为奥尼的英文姓名是Shawn·Jane,因此在这篇文中,我称呼奥尼的母亲为Jane女士。

(5)

“局长,安全局传送了一条加密紧急信息。请过目!”

[查看信息]

[…]

“快,通知Agent kA,让他封锁超智能足球总部。”

*

"Ma stai scherzando?"(意大利语,“你开玩笑的吧?”)

“妈,我真的没开玩笑…我也不擅长开玩笑…”

“…他真的是高文博士?”

“是的,虽然他在一个机器身体里。”

“…您好,高文博士。”

“女士,请问您可以帮我一个忙吗?”

“什么请求?”

“撤走您在安全局的资产。”

*

“Agent kA,找到那两人了吗?”

“他们逃走了。”

“该死,他们现在在哪?”

“不知道。但是根据之前监控,他们去过Jane's公司。”

“Jane's公司…糟糕…”

“您说什么?”

[紧急信息:请撤离。]

“啥?!”

[来自安全局局长的通话]

“Agent kA,我要你撤离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们最大的投资方撤资了,现在你动用的兵力资源属于该投资方,5小时内必须撤回。逾时则会严重惩罚!”

“等…”

[通话结束。]

“Shit! 我们现在怎么办?史坦尼亚博士?”

“你能独自去解决这两人吗?”

“你是在质疑我的能力吗?“

“我会付你高价的。”

“等着我的好消息吧!”

*

记忆管理局的一个阴森楼道里。

“听着肥宝,我不管你记不记得我,还是说只记得我给你打那点零头,现在赶紧带我去数据库!否则别想带着健全的双腿走出去!”

“不,不行,我会被…”

“我来吧。”高文上前。

“肥宝,我们…现在大家都处在危险之中,包括你的家人,你的朋友。但是如果你愿意帮助我和奥尼的话,你爱的那些人就能安全,当然你也会安全。你相信我吗?”

“…数据库在顶层,具体哪间…我也不知道。但听别人说房间名叫‘金鱼’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“年轻人别太急躁。”高文拍拍奥尼的肩。

奥尼翻了个白眼。

两人拔腿上楼。

而高文跑出了记忆管理局。

*

“报告,有入侵者!”

“在哪?”

“他们…他们往顶层去了。”

“增派兵力,决不能让他们找到数据库!对了,如果你待会看到这个人的话,记得让士兵协助他。”

“他是?”

“服从我的命令做就行了。士兵。”

*

“我是Jane's公司的总裁,我要见Paul先生。”

“局长现在很忙,不能…”

“退下,NS-E11。Jane女士,虽然我很想礼貌地向您问好,但…”

“别客套了,我们开门见山。如果你们能满足我的条件,我就取消撤资。”

“说。”

“你认识高文吗?”

“当然认识!他是我的朋友…你为什么提起他?”

“如果你有能力将杀害你朋友的人绳之以法,你会去做吗?”

“当然会!难道你…”

“不是我,是他。”

站在一旁的高文摘下帽子。

“你好啊,老波,好久不见!”

“高文,你…等等,为什么你穿着记忆管理局的制服,并且码数也不对啊?”

“呃…我就想这么穿,怎么了?”

“好吧,你…得好好解释一下,当年你经历了什么事。”

*

[来自安全局局长的紧急信息]

“Agent kA,我要求你立即停止行动!”

“别听他的,Agent kA!按我说的做!”

“Agent kA,停止!否则你将会被撤销职位!”

“Agent kA,我会在管理局给你安排一个新职位!”

“还有谁和你说话!”

Agent kA感觉他的头脑快乱成一锅粥了。

他决定关闭其中一个人的通讯。

[通话结束]

“干得好,Agent kA。我会安排一个好职位给你的。”

“不了,我受够你们这些官僚了。给我钱就行了。”

Agent kA开着摩托飞奔向记忆管理局。

(6)

“你知道一个错误的说法吗?”

“知道,‘金鱼只有3秒记忆’。但这并不是找出房间的线索。”

“你把我的话都说完了诶…对了,为什么我们不一个个地找?”

“你知道这里有多少房间吗?”

“54个。”

“假设搜索一个需要2分钟的话,那么我们早就死了。另外我们也不知道数据库是不是包括在这个数字内。”

“好吧…我们就这么坐着,等你想出线索?”

“对。”

沉默。

“你是个傻子。”

"Was?!"(德语,“什么”)

“‘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’。我去实践找线索了。”

“喂!你不能这样走!很危…”

砰——

枪声响起。

“肥宝!快跑!”

*

“你确定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波叔发问。

“是的。”高文回答。

“但是这只是你的一家之言,我们无法证实它。”

“你可以查看我的记忆。反正我现在是机器之身。”

“但是记忆也可以改写。”Jane女士说道。

“说得没错,女士。我们要怎么分辨真伪呢?”

“你可以找个记忆调离师。”

“但是记忆管理局已被你的死敌控制了。”

“用不着找他们。”

“那我们要怎么办?”

“我认识一个专家…”高文说出了一个名字。

*

Agent kA和其它士兵搜索着。

有时候Agent kA想着,为什么老是有这种人,放着安逸的生活不过,偏偏要走绝路。其实他知道自己也是这样,只不过…

“长官,找到他们了!”

“快过去!”

*

“你发现这些房间有什么规律吗?”

“有什么规律啊?”

“有些是玻璃门,有些是木门。”

“然后?”

“金鱼是养在鱼缸里的…哦,我明白了!”奥尼跑向一个带玻璃门的房间。

“等等你明白了什么?”

“‘金鱼’不是指一个房间的名字,而是代指有带木门的房间。玻璃门就是…”

“‘鱼缸’!”

“对!我们现在要做的,就是将‘鱼缸打碎’,让‘金鱼们’自由!”

“我现在就去砸门!”肥宝举起自己的警棍。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”

“那是你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没意思。你们都要死了。”Agent kA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“我们分两路走!去带玻璃门房间里,把里面的主机砸掉!”

“好!”

“你们是跑不掉的!增派兵力到控制室!也就是那些带玻璃门的房间!”Agent kA跑向奥尼。

*

“他生前的记忆是真的。”记忆调离师说道。

“你要多少钱?”

“我不要钱,给我记忆就好。”卓龙回答。

“什么?”波叔没想到是这个回答。

“5年前你们和记忆管理局合作,调离了一批人的记忆。当时我还在管理局里工作,听到消息后我尽可能将自己的记忆分散保存到隐蔽的地方,但还是被删除了一部分。现在我要 要回那一部分被清除的记忆。”

“那些记忆很重要?”

“记忆这种东西是很珍贵的,当它被量产时就廉价了。我可不想让它贬值。”

“…好。危机解除后我会去找的。”

“诶?高文呢?”Jane女士突然问到。

“女士,高文博士说他要去洗手间。”一个士兵回答。

“一个机器人去个屁的洗手间!”波叔怒吼,“那小子撒谎还是那么烂!把他安全地带回来!”

*

“奥尼,我这边只剩最后一个玻璃门了;就是人多了点…”

“注意观察,抓住机会。[砰——]“

“你还好吧?要我帮…”

“不用!保持按时通讯就行!”

[通话结束]

奥尼枪击了一个敌兵。

“该死…”

血不断地从刮痕里流出,这是刚才那个被他枪击的 埋伏的 士兵割伤的。奥尼感觉自己的伤腿十分地沉重,他从上衣扯下一条布,把伤口包住,扶着墙缓缓前行。

“你叫奥尼对吧,我是Agent kA。”奥尼听到脚步声。

Agent kA靠近奥尼,半弯着腰,盯着他。

“我本来很羡慕你,你是Jane's公司的继承人,你本来可以富可敌国,但是你却如此地傻!竟然为了一个再也醒不过来的人而送死。我看富二代也没多聪明嘛!”

“你爱过什么人吗?”奥尼突然问道。

“有啊,我自己。哈哈,我可中不了你的圈套!”Agent kA 大笑。

“没错,你确实很聪明。” 突然,奥尼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“谁?”Agent kA转身抬起头,张狂的表情突然凝固。

“你的老熟人。不过,是升级版的。”

咚——

Agent kA倒地。

奥尼转身,看见高文的手变成一把枪,但之后变回了原来的模样。

“看来高迅给你升了级。”

“不,是我自己给自己升级。”

“…很强。”

“好了,年轻人。你说接下来要怎么做。”

“我们接下来要…”

*

“史坦尼亚博士,你因涉嫌谋杀和伪造记忆被捕。你有权保持沉默,但你所说的一切将作为呈堂证供…”波叔和几名安全局的人员突然闯进管理局局长室。

“什么?我…我要我的律师!”

“你可以请律师,但是现在,你要做的就是跟我们走。你这个杀人凶手。”

评论
热度 ( 7 )

© Osan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