冤家 Enemy [特工AU.潜流.] (1)-(2)

Notes: 本文可看作冷战背景,但是我历史很suck…所以就当作平行世界好了。另外,这篇文没库存,基本上是写多少就发布多少。怕坑了的各位,请pass掉这篇文。

=正文开始=

(1)

流星是个特工。

作为一个特工,他从不奢望一段感情,哪怕是一段很短暂的感情。

但他很幸运,幸运到他不敢相信那就是他的另一半。

*

流星发现他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。

他看到了一闪而过的蓝色马尾辫。

虽然他十分好奇那是谁,但出于职业本能,他小心地潜伏在墙后,观察。

他探过头去,发现他的目标已被铲除,留下一地的血,但是那个特工…

他没想到对方比他还老练。

枪口抵到流星的太阳穴。

流星缓缓地举起手,转过头,看着那位特工。

那位特工看了流星几秒,问道:“名字,国别。”

“陨星,C国。”

“撒谎。我再让你答一次,如果没说实话,我就毙了你。”

流星说了实话。

那位特工凝视着流星几秒,叹了口气:“原来是对立阵营的…本来还想交个朋友的,看来我只能…”

流星趁着对方放松警惕的瞬间,往他握枪的手出了一拳,扑上去将对方压倒,从自己袖子中抽出一把刀,抵到那位特工的脖子。

“如果你敢杀我,你别想从这个房间出去,更别想交什么朋友。”

“…你是对我手下留情吗?”

流星扯下自己和对方身上的窃听器。扔得老远。

“只是想做一个交易罢了。”

对方摊手,“好吧,你想怎么办?”

”首先向你上司隐瞒我的存在。然后如果我们之中有谁需要帮助,但自己机构无法提供援助的话,呼叫对方。也就是双向帮助。这是我的通讯器,当然,这是加密过的。”

“我要怎么相信你呢?”

“大不了你就拿给上司,让他通过这个通讯器抓我。不过,我们的友谊会就此结束。”

对方抓过了通讯器,收入衣袋中,流星起身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潜龙。”对方回答。

(2)

“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?我不是说要活捉么?”花王质问。

“因为他被Z盟的特工杀死了。”

“你和那名特工交手了吗?”

“打了一顿。不过他没死。”

“…你竟然能毫发无损地回来,我很怀疑。”

“等这个DM-7通讯器响起来时,你就相信我了。”

“…你把我们的通讯器给他了?”

“把带有监听功能的给他了。”

“你个蠢货!你应该杀了那个特工!你不知道反向监听吗?对方可没那么傻给你打电话!”

流星低下头,不语。

花王把双手搭在流星的肩膀上,看着他,说道“听着,流星…虽然你是个很有潜能的孩子,但是这样下去我可罩不了你那么久…上头要换人了,我那哥们高迅他要提前退休,我也可能会跟着离开。就你这个脾气,到时谁都看你不顺眼。所以…表现得正常一点,好吗?”

流星抬起头,看着他的长官,点头。

“好了,这次任务报告我就说目标提前被对立营给干掉了,你赶到时那名特工已离开,行不?”

“可以。”流星回应。

*

烈巴男爵把桌上的文件浏览了一遍,然后他抬起头。

“完成得漂亮。潜龙。”

“谢谢您,烈巴男爵。”站在桌前的潜龙回应。

“你可以去享受假期了。”

*

潜龙从衣袋中拿出流星给的通讯器,仔细观察。一个黑不溜秋的疙瘩。

要不要联系一下呢?潜龙犹豫。

他决定先去high一会再说。

他走进游乐园。

*

“任务内容?”

“抓住在I国旅游的一名军人,阻止局部战争。”

“目标?”

“奥尼,A国军官少将。之前有传言称他将会带领军队突袭C国沿海。经过调查这条消息属实。”

“那我这个东方人要怎么接近他呢?”

“这人喜欢亚洲文化,经常参加这类文化展。估计也认识不少亚洲人。你就扮成一名J国的古画专家接近他。”

“好。”流星拿过资料,直奔衣物室。

*

“我给你通讯器不是让你来和我聊天的…”流星从被窝中爬起,仰头,叹气。

“不是说互相帮助吗?我无聊了,没人和我聊天,所以找你聊。”潜龙回答。

“…你就不能和同事聊?”

“同事都是一群冷血的家伙,聊不开。”

“但是我这边是夜晚,很晚了,我要睡了…”

“那咱们明天再…去你的…”潜龙把不再发声的通讯器丢在一边;他看向连接通讯器的定位仪屏幕,那个坐标…是I国。

他决定乘个专机去I国。

TBC.

评论
热度 ( 6 )

© Osan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