冤家 Enemy [特工AU.潜流.] (3)

Notes: 好久没更文了,我几乎快忘了我之前写了啥…主要是我对特工这一题材还还了解得不深,实在不敢轻易下笔…于是去做了点功课再动笔。
另外解释一下:Z盟就是指资本主义阵营,而G盟是社会主义阵营。至于文中出现的国家,请慎重脑补…
ps: 这可能是我高考前最后一次更文。

——正文——
(3)
  “这位先生,你觉得这幅画怎么样?”流星走近奥尼,看向奥尼注视的那幅浮世绘。
  “妙不可言…寥寥几笔,就将那些仕女的神态表现得尽致淋漓。话说您是…?”奥尼转身。
  “我是佐藤政宗。这幅画曾经是我的收藏。”流星本名不叫佐藤政宗,当然,那副画也不曾属于他。这些都是谎言。他并不喜欢撒谎,那种行为…让他感觉不到真实。但是,为了任务,他只能这么去做。
  “这么说…您捐赠了这幅画?佐藤先生?”奥尼露出惊讶的表情。很显然,他认为捐出如此价值连城的名画是难以理解的。流星也很诧异为什么这位高官会有那样的表情,至少在他的国度,把珍宝与众共享是常态。
  不过流星还是尽可能回答得像一位Z盟的人一样:“其实我原本并不想捐的…但是我的妻子…她认为每个人都有权利去欣赏这幅美丽的画,于是我就这么捐了。毕竟她是一个从G盟逃出来的人,那股与生俱来的共产倔劲你可抵挡不了。”然后他歪了一下头,无奈地笑了笑,耸肩。
  “您的妻子…真是个有趣的人。感谢她,我才能看到如此美丽的作品。”奥尼笑着回应。
  “其实当我看到您那专注欣赏的样子,我觉得我做的事很有意义。话说…我应该如何称呼您?”
  “我叫简·奥尼。”
  “那么…奥尼先生,为什么我们不去那个休息厅坐下来聊一聊?”流星发出了邀请。
-
  某个阴暗房间的一角。
  “天杀的!你到底是什么人!竟敢…”
  被五花大绑的奥尼突然停止了谩骂。因为流星把一大纸团塞进奥尼的嘴巴。
  终于安静了。流星想着。
  “疾电,派遣人员到此坐标,转移人质。”流星开启了通讯。
  “…好的,等一下,我还没…完全醒…”通讯器那边传来的慵懒的声音。
  “你…!别想睡觉!给我快点!这事不能拖延!”流星催促道。
  “…已经派人过去了。好了,我…要…”
  [嗑啦——]清脆的撞击声。
  看来疾电又双叒叕睡着了…流星无奈地关掉通讯器。然后转身,走向奥尼。
  “这位Z盟的朋友,请听好。我觉得你已经知道我是G盟的人,我估计,接下来要发生的你也略知一二…”流星突然蹲下,不过奥尼并没有被他这一举动吓到,“但是,实际情况要比你想象的复杂,你们Z盟的人总是如此地头脑简单,想凭一己之力就称霸世界!这事可不是你们说了算,更不用提什么攻打C国了。你最好…”
  “要我说,你的威胁人的技术实在是太差了…G盟的特工都只有这种水准的吗?”流星的话突然被人打断,但不是被奥尼打断。
  “谁?”流星警觉地看向四周,一只手伸向装有枪的衣服暗格。
  “…老兄,别跟我说你不认得我的声音…”
  “哦。我知道了。你是…”
  “停!”那个人再次打断了流星的话,“先别急着把我供出来,这里还有个人质呢。我可不想回去被上司打死。”
  流星看了一眼奥尼,只见对方眼里充满着怒火。
  “好吧…那你是怎么来…算了,这个以后再说。先跟我说说你现在想干什么。”
  “帮助你。”
  “啥?”流星没想到是这个回答。
  “我很讲信用的,说到做到。这不…正好看到你那猪队友和你那糟糕的威胁能力么?我就来帮你。”
  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房间。流星似乎看到窗旁那一缕被风吹起的蓝色发丝。
  

评论
热度 ( 5 )

© Osanky | Powered by LOFTER